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介绍 > 贾跃亭还钱”,他们在乐视喊了60天叫出6个版本

贾跃亭还钱”,他们在乐视喊了60天叫出6个版本

上传时间:2017-08-23

21个讨债“钉子户”正式“入驻”乐视大厦已经60天。他们与乐视移动多次沟通,最后的结果仍然是等待。当他们今天看到“乐视移动欠3亿多元用易到股份来抵”的新闻时,这些年轻的创业者的心情更为复杂。
 
 
  九点上班、八点下班,中午吃饭、周末双休——这是乐视大厦里“钉子户”们的日常作息。8月22日,是他们在这里“上班”的第60天。
 
  他们是乐视的中小债主,经过60天的努力,还是有些“斩获”,讨到了部分债务,结识了全国各地的乐视“难友”,不少人因为频繁接受采访成了网红。
 
  日复一日的等待,有时会让这些乐视的讨债者怀疑自己等待的意义,但他们毫无选择。等,对他们而言,仍代表着一线希望。来自天南海北的21家供应商,在乐视楼下历经了北京的春夏,没有人知道他们还需要等多久,就连乐视或许都无法给出时间表。而对于旁观者而言,这更像是一出“等待戈多”的戏码,他们等的那个人、那个结果,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。
 
  早上九点,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开始逐渐热闹起来,员工进大厦上班,“讨债者”老苏和六筒跟随同伴也陆续到达一楼大厅,他们铺开前一夜放在这里的瑜伽毯,拿出已经连续工作多日的小喇叭,开始播放,“乐视还钱、贾跃亭还钱”。声嘶力竭的男声,对于初次见者,都足够具有冲击力。
 
  每天早上,他们准时来到乐视大厦。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。今天的两条乐视新闻引人关注,《乐视网重组,未来两个月将上演生死时速》《乐视移动欠3亿多元用易到股份来抵,银禧科技子公司化解债务难题》。
 
  老苏们的欠债纠纷大多与乐视移动有关,他们也看到过其他一些关于乐视移动欠款的消息,不少大的供应商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获得了一定权益,但老苏他们对此不抱希望,算起来他们的欠款总额只是乐视移动乃至乐视债务危机的九牛一毛。“我们等在这里的人,是最辛苦、最没有退路的。”老苏将自己和同伴们形容成乐视“讨债生态”里最底层的小人物。
 
  “贾跃亭还钱”有6个版本
 
  老苏是这里的“网红”,所有网上关于乐视楼下讨债群体的报道里,都能看到他的身影,因为他的故事足够典型——他是这21家供应商中,被欠款最多的。截至目前,乐视仍欠他近500万,而他为了偿还债务,将车和房子都进行了五年期限的抵押。
 
  老苏的公司在成都,约40人左右,曾帮乐视移动装修了上百家手机门店。2016年9月份,乐视移动方面的应付款项开始出现推托和中断。12月,他开始北上来乐视楼下讨债,起初是每月一来的频率,有时还能挤牙膏般地收到一些还款。今年6月25号,老苏包里简单带了几件衣服,开始又一次的讨薪之旅,但这次,一等就是60天,分文未见。
 
  每一天都和前一天一样,起床、洗漱,带上手机和充电宝,从乐视大厦旁不远的汉庭步行至乐视大厦楼下,铺开毯子,打开喇叭开关,新的讨债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 
  与其说是讨债,不如说是静坐,他们在楼下大厅里“安营扎寨”,但每天除了抽烟、玩手机和互相之间聊聊天外,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可做。
 
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人。@视觉中国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人。@视觉中国
  起初,偶尔还是会起一些冲突。他们试图制造一些动静,来引起媒体和乐视手机高层的关注,拉过横幅,和保安起过争执,也曾硬生生地冲过乐视的门禁闸机直到大厦16楼。河南的讨债者六筒和他的同伴们甚至也因此进过东风乡派出所。
 
  但这一切的抗议都没有让讨债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,直至筋疲力尽,剩下的只有静坐,回到原点。至于喇叭里喊的,那是他们现场由6个人单独录制了6个版本,才选中的最有冲击力的声音。
 
  眼看着出入乐视大厦的员工越来越少,楼下的保洁阿姨、门禁的保安、前台的姑娘也换了一拨又一拨,但一直不变的只有这些“钉子户”。他们每天早上九点来、晚上八点走,“比乐视员工还要准时。”六筒自嘲道。
 
  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了乐视大厦的一部分,每日“上班”、周末双休,乐视的员工对每日楼下的“噪音”和盛况早已习以为常,大厅里的保安、前台的角色也都各自忙碌着,互不相扰。
 
  在乐视大厦,七个生态之外的一个全新的讨债“生态”就这样形成了。他们的坚守就是盼着能早一些出现“化反”。
 
  早上通常过得很快,坐在大厦门口抽抽烟,和同伴闲聊几句就可以;午饭,是他们强烈要求之后乐视方面妥协的结果;夏日午后,人容易犯困,大多数时候他们还会小睡一会儿。如果想吃水果,楼下不远处就有卖西瓜的小摊贩,可以贴心的帮忙切成小块。
 
  日子看起来无聊但还似乎过得不错,老苏和六筒却说,这比以前自己操劳公司累多了。
 
  每天拿不到钱的焦虑、无聊、以及远在老家的公司要维持运转却不能亲自打理,每一件事情都足够消耗等待的耐心, “苦中作乐”,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词。
 
  六筒无聊的时候爱看电影,这是他多年的爱好,但有两部电影他决定永远不会再看了,一部是台湾影片《赛德克巴莱》,一部是美国大片《拯救大兵瑞恩》。他无法接受里面的一个场景,在拯救大兵中,一个德国兵把美国兵刺死了,一点一点将匕首刺进他的体内,战友厄本在旁边眼睁睁看着他死去,这一幕残忍而痛苦。这位讨债者拿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,如今的现状,让他体会到那把一点点扎入体内的匕首刺在胸膛的痛苦。
 
  这些讨债者都是公司的老板,亲自来讨债。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,这21家供应商都是小公司,而乐视的债务直接关系到他们公司的生死。每过一天,似乎那个匕首又在胸口进了一寸。
 
  下班前,一位讨债者准备将小喇叭寄放到前台,刚要放进柜子里,但又不放心,说是要拿回去充电。他不小心碰到了开关,“贾跃亭还钱……”一阵粗犷而懔厉的声音传来,还没有播完就被掐断了。大堂里的保安抬了抬头,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望了望,然后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恢复了常态。
 
  这个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,每天上班时间都会在17层高的乐视大厦楼下回荡。已经没有人会奢望贾跃亭真的能够听着声音出现,但这是每天的必要程序,就像里面的员工上班打卡一样,这是他们打卡的仪式。

上一篇:“史上最严”网络支付新规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