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数字化新闻成为主引擎

数字化新闻成为主引擎

上传时间:2017-02-16

亚瑟·格雷格·苏兹贝格是《纽约时报》的副发行人,同时还是这个家族企业的热门继承人选。时间过去太久,他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去自家公司参观是什么时候。当时,《纽约时报》总部还座落于43号大街的一座老式混凝土大楼。据苏兹贝格回忆,他那个时候很小,不到六岁。他拖着脚步,穿过大楼的镀铜旋转门,而后登上电梯,来到父亲和祖父的办公室。通常,他会在办公室呆上几分钟,而后来到三楼的新闻编辑部,那里到处是打字机和成堆的废报纸。有时候,他还会到地下二层,感受印刷机的油墨气息和咔哒声。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当时的《纽约时报》只是“印在纸上的油墨”,在总部大楼印刷——《纽约时报》也在这座大楼诞生。他的记忆已经模糊,可能因为自己已经36岁,事情过去太久。这座大楼始终矗立在那里,就像《纽约时报》一样,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
 
  转型的主要目标并不是通过广告业务让营收实现最大化——《赫芬顿邮报》、BuzzFeed和Vox等新贵通过这一战略保持正常运营和内容免费——主要目标是让数字版订阅变成市值10亿美元的《纽约时报》的主发动机,即使在印刷机永远停机时,仍能给派遣到174个国家的记者发薪水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《纽约时报》正在制定一项灵感来自于Netflix、Spotify和HBO的雄心勃勃的计划——大规模投资核心产品(对于《纽约时报》来说,当然是新闻出版业务),同时继续增加线上服务和功能,从个性化健身建议到交互式新闻机器人再到虚拟现实影片,让订阅成为现有订户不可或缺的生活组成部分,同时在未来吸引更多订户。《纽约时报》执行主编迪恩·巴奎特表示:“我们认为很多人——全球有数百万——喜欢《纽约时报》提供的内容。我们相信如果能够吸引这些人,他们愿意掏腰包。”
 
  当年的《纽约时报》总部大楼仍然矗立,但已经换了主人。它已经被卖掉并分割,顶部两层现被Snapchat占据,底部两层被贾里德·库什纳(特朗普总统的女婿)的家族企业“库什纳公司”买下。在距这座老楼几个街区——更像相隔一个世纪——苏兹贝格坐在钢结构玻璃外墙包裹的《纽约时报》新总部办公室,看着一名年轻技术主管的照片——留着短发,头戴龟甲色眼镜,满脸胡茬——我直截了当地问他,是否担心《纽约时报》走向没落成为“不可避免”。他回答“不”,语气十分肯定。作为《纽约时报》的副发行人,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回答丝毫不让人感到吃惊。他最近获得这一任命。在他的父亲,现任发行人和董事长退休后,他有望成为《纽约时报》的掌门人。苏兹贝格有理由自信。与我采访过的30多名《纽约时报》主管和记者一样,苏兹贝格也在思考《纽约时报》创建165年以来最重大的战略转型——数字化转型。他相信转型能够加强《纽约时报》的盈利能力,提高新闻出版的品质,同时确保美好而坚挺的未来前景。
 
 
《纽约时报》执行主编迪恩·巴奎特,2014年后便执掌编辑部。《纽约时报》执行主编迪恩·巴奎特,2014年后便执掌编辑部。
  《纽约时报》有几百名记者、设计师、工程师、数据科学家和产品经理。他们当前的工作重点就是设法触及到这些人,同时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付费。对于《纽约时报》这样历史悠久的报纸,未来面临的风险不仅仅是广告收入在不到10年时间里减半,而是在发生根本性变革的时代,高影响力、高成本的新闻出版业能否继续茁壮成长。至今,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美国报业公司当前雇佣的员工比1990年少了27.1万——与奥兰多的人口相当——记者人数减少了,他们每个人手上的资源不增反降,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通过其他平台获取新闻。这些新闻很可能是假新闻。
 
  关注新闻业的人之所以聚焦《纽约时报》能否在财务上取得成功并非一种偶然,尤其是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情况下。大选后几天,特朗普称《纽约时报》——在推文中将其称之为“失败的纽约时报”——一篇引用其在CNN讲话的文章“内容造假”,同时还指出由于低劣且不准确的报道,《纽约时报》正在流失数以千计的订户。这种表态让人不可思议,因为引用的确实是他的讲话并且有视频为证,流失数千订户的说法也是胡说八道。实际情况恰恰相反。大选后4周,《纽约时报》首席执行官马克·汤普森在一场行业会议上表示,订户人数增长速度是平时的10倍。汤普森认为最可能的解释并非《纽约时报》对大选最后几天的较量进行了出色报道——与其他所有人一样,《纽约时报》也没有预见到特朗普能够取胜——或者读者希望抵制假新闻。他给出了一个更为简单的原因:“我认为公众渴望看到的是专业、始终如一、资金稳定、并且对政要进行问责的新闻编辑部,这个因素的影响可能超过其他所有因素的总和。”特朗普对《纽约时报》的敌视和事实真相提醒人们,对于《纽约时报》或者所从事的新闻报道来说,没有什么事情“不可避免”。

上一篇:自动驾驶汽车在雨夜环境下行驶 下一篇:没有了